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恐龙宝宝的滞后月志

绿水无忧,因风皱面。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日志

 
 

天河城附近的婆婆  

2009-05-10 02:4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出去买礼物,发现近来要买很多礼物,又母亲节,又朋友生日,很快将又父亲节,很快又六一儿童节……可是逛到脚崴了还是没有买到合意的礼物。唉,回到手工年代好了,购买的礼物总是不甚合意。

       去购书中心的途中,刚出地铁,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婆婆坐在地上,面前摊着一些地图。婆婆看起来很老,也许有80了,瘦得皮包骨头。身边放着两个布袋子,感觉好像是全部的家当。我已经走过了,又走回过头来,因为突然想起和GG约定的一件事,就是在地图上把去过的地方涂色,看看多久能全国江山一片红。

       婆婆一见我过来,立刻精神一针,我还没有问价钱,她就迫不及待地说“进货价13,我平时卖18,15给你了。”婆婆口音很重,她说了三次我才听明白。因为要涂色,所以我问她有没有纸质的。但是婆婆听不懂。我拿着旁边折叠的纸质广州地图跟她说她也不明白。不管我说什么,婆婆只是重复“要这个是不是?”然后就手脚很麻利地把地上的胶装中国地图卷起来。我制止了她好几次,那地图的顶端被她不住地卷,都有点残旧了,到后来我都不忍心了。为了打断一下,我岔开话题说婆婆你吃饭了没有。她没反应。我把刚在吉之岛买的面包递给她,婆婆毫不推辞,很麻利地接过,放在身旁,说谢谢。我站起来,婆婆急了,说,“多少钱你要嘛。10块行不行?”快哭的样子。我只好又蹲下来,想买一张地图,但是我确实不需要啊。我随口问婆婆你哪里人啊。河南。婆婆说。啊河南……GG家乡。我给了婆婆十块钱,说地图我不要了,钱你拿着。婆婆一下子好像又想哭了,本来坐在地上的,一下子把头伸向我,喃喃地说“太困难了……太困难了……”

       婆婆一下子说了很多,我听不懂,大概是说老头瘫了在家,有时候城管还会没收地图。我问孩子呢,婆婆说什么我真听不懂了。如果哥哥在就好咯,哥哥听得懂。我问她什么也要问好几次她才能听懂。婆婆说她就一直在天河附近卖地图,在旁边租了一个很小的房子,每个月要560。我很惊讶了,婆婆哪来的钱啊?一开始还以为她睡街上呢。

       后来我告别了婆婆,走了十米开外,回过头来,一个城管就在婆婆摊位前,婆婆用手护住地图。我急了,蹬着高跟拖鞋就跑过去。我说,大哥,婆婆不容易,不要没收她的地图。城管大哥很惊讶,然后笑着说:你相信她?我一下子讶异了?啊?婆婆是骗子?可是她明明没有乞讨钱,她是用劳动力换取报酬。城管继续说,“她是老油条的了,在天河附近好多年了。你还相信她!”我说,刚才我给了她10块钱。城管说,“你不是这么大方吧?在中山也有很多这样的老太婆,我有次给她5块钱,巡到一个巷子,她在里面吃肯德基!我都舍不得吃呢!”……我无语了。“但是她还是很可怜的……这么老……都不容易。大哥你不会收她的地图吧?”城管又笑了,说,不会。我过来看看。

        不知如何地我就走远了。感觉很虚幻。回头看见婆婆在对面天河城璀璨霓虹灯下凌乱的白发……我总是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觉得婆婆很需要帮助,但是我又因为一个城管的几句话就放弃了。因为本来我是想去买完书再给婆婆一点钱的,我钱包只有一百的了。很难过。我又想起以前广外本部那边有个婆婆,带着一个几岁的小孩儿,天天都到我们校门口那个花圃上“坐班”,铺一席子,放一铁碗。那小孩儿一点不怕生,你走过她会过来拉你衣服。我和肥丹后来居然和她们有点熟了,有时候会拿牛奶啊面包啊给她们。我记得昆锋也和我拿过几次。那婆孙就这样在那里呆了好多年,后来大四的时候就没有见了。

       以前我们宿舍外面还有一个大爷,卖玉米棒子的。很老,70多了吧,穿得很整齐,中山装款色的外套,带一个毡帽,典型的北方某个地方的打扮,很朴实。大爷卖的玉米很大很甜,每天大爷都很早就来,一直到晚上几乎12点左右。冬天的时候很冷,大爷就站在我们楼下不停地踱步,搓手。那时候我和阿冕几乎每天都会跟大爷买个玉米。可是有一天放学,却看见成10个城管围着大爷,要没收他的小推车和煤炉,还有锅。大爷不让,死死地抱住他的车。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跑过去大喊“你们住手”了,只记得后来大爷的车和煤炉和锅就被他们拖走了,大爷呜呜地哭,再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大爷了。楼下换成了买山东煎饼的年轻人。其实我一直都惦记这个大爷,他一直很整齐,很干净,很勤快,我觉得他像一个读书人。大爷现在怎么样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这么多这么的老人和小孩。他们的儿女,他们的爹娘,都到哪里去了?没有人帮他们,怎么办?曾经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讨厌城管,又粗鲁又无情的人。现在没有什么喜恶了,心下一片苍凉。

      仅仅记录。不作思考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