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恐龙宝宝的滞后月志

绿水无忧,因风皱面。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日志

 
 

悠远的哀思  

2009-04-13 01:19:29|  分类: 家人、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是我本命年生日。这是一个不由得不永远记住的生日,人生的第三个一岁,第一次没有完整的蛋糕,第一次坐两个小时的公车从鸟不生蛋的开发区出来和从深圳风尘仆仆赶回来的GG过生日,中途还闹了小别扭。心里一直不舒服,是那种说不出的沉重,GG哄了很久都笑不出来。(爸爸后来说,6点多的时候他突然跑去呕吐,觉得心里闷得慌,非常不舒服----那正是奶奶走的时刻……)清晨4点多,醒了。6点多一点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却是爸爸,心下一沉,话筒里传来爸爸低沉的声音“奶奶在抢救中,立刻准备出发,我去哪里接你?”7点多一点的时候,再次接到爸爸的电话,奶奶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竟是心下一片平静。眼睁睁躺在床上,脑子里空白一片。坦白说我并不震惊。奶奶从清明就开始深度昏迷,全家人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尤其是8号晚兔兔打电话给我说生日快乐,还说奶奶情况好转了,也许可以度过这个难关。我本以为可以等实习完了(10号)再回家,奶奶却是等不到。应该说是我来不及,来不及见最后一面,没有想到这个“突然的好转”却是回光返照。这也许让我内疚很久很久……有些机构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效率奇高。高州的二婶6点多接到电话说奶奶正在抢救时候立刻打的到茂名,8点去到已人去楼空,运到了HZC。

       下午2点回到茂名,三婶是明显哭过。其他人倒一切如常,吃饭,看电视,看电视,吃饭。只是,每个人都不说话了。爷爷照样有点巍颤颤地走来走去,一会晾衣服,一会浇花,一会灌开水,看见我回来了眯着眼睛笑着说“回来了?要毕业了,考试忙不忙啊?”爸爸就很大声地说,她们毕业不考试,写论文。吼了两次爷爷才听见。看着老人,我百感杂陈,莫一言说。风风雨雨52载,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只有他们才知道。

       第三天下葬。在陵园的告别仪式上,爸爸作为长子,用客家话念悼词,旁边奏着哀乐,悼词字字敲在大家心上,我们都忍不住泪流满面。和奶奶一起生活最长时间的三婶轻轻地抽噎起来。悼词是爷爷写的,写了又改写了又改,写了一个下午。全文如下:

       福寿康宁,人之所同欲;疾病死亡,亦人之不能无。贤妻良母菊招安息好!

       你勤俭持家众人都夸,相夫教子诸事不差,亲朋相处和谐有加!遇困难不屈服,迎难而上。1970年随夫退职还乡,卷起袖子勤干,被推荐为生产队出纳,财务清廉。1973年复出,安于职守,夫妻工资108元,培养出两个大学生,惊动公社书记。远州16岁读大学,全是你的功劳。理财有道,我们家从没有赤字,相反盈余颇丰。对子孙一视同仁,家和万事兴。

      懿德昭后人,安息吧!(2009年4月11日)

      回想起来,我是和奶奶住一起的时间最短的。兔兔和弟弟都是奶奶带的,二叔和三叔家差不多平分了奶奶成为奶奶之后的那些岁月。幼儿园的时候,因为妈妈在镇上工作,爸爸又一直出差在外地,我是和爷爷奶奶和二叔一家住一起的。那个时候非常粘我妈,二婶说,我从小就很乖,每天幼儿园回来都搬一张小板凳很自觉地做作业,做完作业就站在(还是搬小板凳?)天井上哭,一边哭一边唱,“我不要做高州人,我不和高州人玩,我是帅堂人,我要回帅堂。”哭累了又乖乖地回去睡觉,一般是和爷爷一起睡,有时候也和奶奶睡。天天如此。据说前两年还有老师(当时的邻居)问起二婶“你大伯的那个女儿,天天在天井上哭要回帅堂的小女孩现在怎么样了?”很奇怪,那段时间我几乎不记得了,我只记得爷爷,每天早上6点多叫我起床,给我做芝麻糊做早餐,6点半准时听着新闻联播的歌吃早餐,还记得爷爷在我5岁的时候就要我背99乘法口诀。隐隐约约中,记得好像是二婶送我上幼儿园,奶奶接我回家,都记不清楚了……

       妈妈有次无意中提起,说奶奶曾经有点重男轻女,每天只给兔兔煮一个鸡蛋,却不给我煮,妈妈自己买了鸡蛋放奶奶家,我才每天有鸡蛋吃。但是这些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也许我根本不知道。我只记得上小学后我妈调出来高州,我就再不跟爷爷奶奶生活了,我见他们的次数,就几乎限于每年的那几个节气(节日)了。

       我记得的都是爷爷奶奶搬到茂名后,每次我到茂名看望他们,小住几天的时候,奶奶都会去买我当时最喜欢吃的虾和蟹做给我吃,那些蟹都是很大的膏蟹,最好的种类,奶奶从没有计较过价钱(一般老人都比较节俭)。每次去茂名,奶奶还没有病倒的时候,都会找一个早晨,带我和弟弟到茂名最好的酒家喝早茶。我现在还记得奶奶吃饺子时候嘴巴一瘪一瘪的样子。

      我记得的都是过年时奶奶给我很厚的红包,有一年还偷偷把我拉进房间,让我不要当场拆,说给我的最多,两个堂弟都比我的少。

       我记得的都是,小时候到奶奶家,每次都满载而归,奶奶总是给我买很多小玩意,一些珍珠项链,一些翡翠珠子的项链等等,让我爱不释手。

       我记得的都是,我考上研究生后,奶奶把我叫到房间,给我她平时戴的那根金项链和金戒指,说奶奶没有什么可以给我,让我拿着,说祝贺我考上研究生。

       我记得的都是,和爷爷和我玩牌,奶奶都是护着我,不打我出的牌,我们合伙欺负爷爷。

       我记得的都是,奶奶知道我曾受的委屈,跟我讲,“不用理她,她如果敢欺负你就告诉阿婆。”跟我讲,她投诉我在她家不做家务,奶奶就反驳回去,说你每天都这么闲,你不做家务谁做?

       我记得的都是,每次看望奶奶,奶奶都会和我讲家事,希望得到我的赞同。病重之后,很多次见到我,说着说着就哭得孩子一样,说奶奶很辛苦,说宁愿死了也不愿意这么辛苦,说每次透析之后都吃不下睡不着……每次我都无法安慰。每次我都想,我一定要找份好工作,赚很多的钱给奶奶花,就算她身体不好根本花不了钱,我也让她数着高兴。

       ……

       可是现在我基本上定了工作,奶奶却没能花上我的钱……想到这些就会忍不住泪流。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和哀切。

       算起来,奶奶病重已经四年多了,隔天的透析和每天自己给自己注射胰岛素消磨了她所有坚强的意志,那种痛苦也不是正常人可以体会得到的。三叔说,奶奶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不然再活三五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说奶奶经常偷偷吃一些不能吃的水果(奶奶是深度糖尿病引起高血压,心脏病,肾衰竭等等,几乎不能吃含糖的东西。而甜食恰好是奶奶生前最爱。)三叔说一开始还会数落她,但是她说,一个人,如果只是单纯地活在世上,而不能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不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三叔觉得也有道理,有时候奶奶乱吃东西三叔也就听之任之了……三叔语气平静,听不出是释然还是遗憾。

       有时候我觉得家里人都特别平静,平静到有点不正常。后来我想,也许在大家心里,这样奶奶未尝不是得到了大解脱,大极乐……

       阿婆,安息好!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